硅谷投资人张璐:大公司掌握数据,初创公司创新成本增加

万物互联时代,从Facebook的泄密门到谷歌收集440万iPhone用户的隐私遭集体起诉,隐私问题正在被越来越多人关心。同时,数据正在不可避免的走向垄断,科技巨头正在阻碍创新的质疑声也在硅谷响起。

(本文转自媒体号:寻找中国创客

 
近日,硅谷投资人、FusionFund 创始管理合伙人张璐接受寻找中国创客采访,谈了她对于数据垄断、数据隐私的看法,以及这几年硅谷的投资趋势与创业生态。
 
张璐剖析每一个问题都喜欢用“一二三,一面和另一面”的逻辑排序。她身穿白色衬衫,把触及桌面的长项链盘起握在手里,充满秩序感。
 
但从她的人生履历来看,她其实一直在打破这种秩序感。
 
张璐2010年被斯坦福大学录取,读研期间凭借自己的专利创办了一家医疗设备公司,专注于二型糖尿病晚期无创诊断技术。2012年,她将公司卖掉转而加入硅谷管理资本为10亿美金的Fenox Venture Capital。
 
 
硅谷投资人、FusionFund 创始管理合伙人  张璐
 
做投资人上路之后,她在2015年初又跳出来创建自己的基金Fusion Fund,她并没有刻意去适应硅谷,相反,凭借着西北人豪爽直接的性格和办事沟通的效率,她迅速打入到美国的主流创投圈,她所投资的项目中,89%都是美国团队。
 
张璐专注于投资深度科技领域,尤其是医疗领域,她所投资的Paradromics登上经济学人今年开年封面,通过纳米纤维做成侵入式医疗设备,重建脑神经递质的传递,从而治疗帕金森和阿兹海默症。
 
“聪明人多的地方,大家没有时间去虚与委蛇,越直接有效的沟通方式越受到大家欢迎,彼此间的信任感都是通过做事建立起来的。”她这样解释自己的经历。
 
操盘着一支一亿多美元的新锐基金,2017年1月,张璐入选福布斯美国“30 under 30”,并当选VC行业荣誉主题人物,成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华人。今年,她当选为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40岁以下的2018全球青年领袖。
 
【谈数据垄断】
 
大公司开始反思,开源给周边生态
 
寻找中国创客:Facebook之前的数据泄露事件,也引发了对数据垄断的担忧。数据集中在少数公司手里,会不会降低硅谷诞生大体量公司的可能性?
 
张璐:过去这几年没有产生像Facebook、谷歌那么大的公司,还谈不上是数据垄断导致的。
 
技术发展有一个周期,从技术创新、应用创新到模式创新再回来,现在还没有到一个节点可以有一家公司把所有既有的玩家给打掉。同时这几年也没少出现独角兽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数据垄断带来的显性和隐性的风险是什么?
 
张璐:大量的数据掌握在大公司手里,它们拥有了先发优势的同时,也加剧了数据垄断和数据泄漏的风险。
 
而由于大公司数据垄断的缘故,初创公司获取数据的成本和创新成本会增高。对数据的利用不加妥善监管的话,也会产生很多隐患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美国如何降低数据垄断的风险?
 
张璐:大公司开始用更开放的态度在周围构建创新生态系统,创建开源的机器学习平台,支持周边生态的创新公司去做应用,在被别人革命之前先革自己的命。
 
对于政府来说,将来说不定也会出台反数据垄断的法案。就在5月25日,欧盟《数据保护基本条例》(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)已经全面生效,这也是欧盟推出的首部个人数据保护法,且管辖范围不限于欧盟境内,面向欧洲市场的中国电商亦会受限。
 
另一方面,民众的意识也在提高,比如这次Facebook的数据泄露,从法律层面来说它没有任何问题,但在社会上引起了舆论高潮,这正是长期以来对数据安全性和垄断性的担忧的爆发。
 
这也是像区块链这种分布式技术,会让大家觉得大有前景的原因,因为提供了一种可能,以后拥有数据的不是大公司这一主体,而是每个用户都拥有自己的数据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硅谷的投资人和创业者对区块链态度如何?有一些落地应用的案例吗?像国内一样狂热吗?
 
张璐:硅谷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也很关注区块链,尤其是其行业应用,但也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有明确的区分。
 
现在硅谷逐渐出现一些优质的创新公司专注区块链在供应链、医疗数据、保险行业、IP追踪等领域的应用,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,区块链虽然具有很大的行业应用潜力,但技术本身还有一些瓶颈问题需要解决,所以并没有国内这样的火热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你能举一些例子,说明大公司已经在行动了吗?
 
张璐:前段时间我们基金年会,惠普CTO谢恩·沃尔(Shane Wall)来做分享。他说惠普现在在工业4.0、3D打印和工业应用的零件配件方面做得很好,他们还开始在惠普的周边打造生态,对投资或战略合作的企业进行赋能。
 
惠普诞生于车库,“车库创业”这一说法也源于惠普,当年惠普车库被视为硅谷诞生的起点。如今它思维上的变化,也代表着硅谷的大公司正在因为市场和用户的反馈而进行自我反思。
 
硅谷经过这么多年创新周期的发展,大家深刻地意识到没有谁能够基业常青。想要更长久地保持企业的生命力和创新活力,就要在看到趋势的同时进行自我变革。
 
【谈数据隐私】
 
数据的从属权,中美差异巨大
 
寻找中国创客:在连接中美应用市场的过程里,遇到过最大的差异是什么?
 
张璐:数据的从属性不同。比如我关注的行业之一是医疗健康行业,需要用到很多用户隐私的生理数据。在美国,医患数据是属于患者个人的,在中国是属于科室和医院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医疗公司采集很多生理数据,会带来怎样的隐患?
 
张璐:拥有这些数据之后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,比如个性化诊治、个性化滴药和靶向医疗等。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,一旦数据过于集中,会产生社会伦理或者说更高层面的担忧。
 
举个例子,去年比尔盖茨有一个关于基因编辑技术的提案就被听证会否定了。最开始是因为在非洲有一种会携带致死疾病的蚊子,通过这个技术对蚊子的基因进行编辑,它的后代只会是公蚊子,久而久之这个种群就会被消灭。
 
听证会最后没有通过,就是因为这个蚊子作为生态链中的一环,它的灭绝可能会引起其他的连锁效应。
 
其次,你可以把它用在蚊子身上也可以用在其他地方,而且研究的过程中就会收集很多不同物种的基因信息,一旦进行编辑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数据属于用户,感觉还是有一点偏理念层面?
 
张璐:在美国,是在法律层面上确立数据属于用户。即使我在用户协议里同意你使用我的数据,但数据还是我的,最明显的就是医疗数据。但社交信息有一个灰色地带,是因为用户会把信息公开发布在网络上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美国对于APP读取邮件或者通讯录,会有哪些限制?
 
张璐:美国法律是以个人为主的法律,很尊重公民的隐私权。如果数据信息属于个人的话,公民可以授权给他人使用,但授权的多与少,信息能分享到什么程度,一定是由公民决定的。
 
【谈投资理念】
 
国外巨头收购创业公司,为留人才设锁定期
 
寻找中国创客:在硅谷,像Facebook这种公司对于初创公司的收购或者持股,更像是长期的战略投资还是注重赚钱效率的财务投资?
 
张璐:对于企业的收并购,他们首先考虑的一定是战略价值。
 
再以Facebook为例,他愿意花很高的价格去收购一些公司,收购之后也不整编,像Instagram、WhatsApp都是独立的部门在运营。它相当于是把自己未来的竞争对手高价收购,并让他们快速发展来抗衡现有的对手。但很多公司在早期想要独立发展,不愿意接受战略投资。
 
硅谷投资人、FusionFund 创始管理合伙人  张璐
 
寻找中国创客: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情况?
 
张璐:因为战略投资一但进入就会有战略的需求,可能会打破公司原本的发展规划。很多公司在早期都不愿意拿战投的钱,中后期可能才愿意拿,即使拿也不愿意让他们做领投。
 
而且硅谷比较讲究原创精神,大部分创业者一开始想的不是我要被谁收购,而是要做一个别人没做过的事,然后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你是技术出身,然后转行做投资,你觉得资本跟技术之间有哪些博弈?
 
张璐:这个很有意思。在美国,收购一家公司之后,为了留住人才通常会有一个锁定期。因为技术连带的是人才,人走了技术就没有了。当年Google收购nest,看中的就是nest的技术负责人。
 
而中国的创业公司高价卖给巨无霸公司,他们主要买的是市场流量和用户,所以常常出现创始团队出走的现象,国内的投资方更希望通过职业经理人的角色来运作公司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你在硅谷有没有听闻孙正义的vision fund,印象如何?
 
张璐:他投的大多是中后期的项目,资本大、给的估值高,竞争力很强。本来大基金计划被投项目在两三年内上市,而孙正义进来一给就是10亿美金,项目短期可能就不考虑上市了,那大基金就会面临资本不能退出的问题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vision fund投资风格如何?
 
张璐:vision fund背后多是中东沙特石油国的钱,传统能源正在走向落寞,谁能控制科技行业,在未来就会拥有强势话语权,所以它投资的风格多是在追求对公司的影响力。
 
但我们经常在硅谷讲的一句话是,改变世界的同时变得富有,但最重要的还是改变世界。硅谷那边的VC和创业公司相对而言,更注重对创新的保护,通过帮助别人来改变世界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你最近看了哪些让你觉得惊喜的项目?
 
张璐:我觉得人工智能和医疗领域的结合,真的会放大人工智能的优越性。
 
最近刚投资的一个项目,是通过深度学习进行医疗影响重建,本来患者为了获得高清度的图像,需要做高辐射的CT扫描。现在患者可以做一个低精度的扫描,然后进行图像重建,更安全同时效率更高,成本更低。
 
我们还投了医疗手术机器人,操作者还是医生,但通过机器人的帮助,年轻医生可以具备老医生的经验和优势,更加稳健、准确和高效。
 
寻找中国创客:有没有符合你说的改变世界理想的公司?
 
张璐:我2015年投资了一家纳米机器人驱动的脑机接口公司,它通过纳米纤维做成侵入式医疗设备,重建脑神经递质的传递,从而治疗帕金森和阿兹海默症,经济学人杂志今年的开年封面给了它——Paradromics.
 
Paradromics团队的主要成员来自我的母校斯坦福大学,已在脑机接口行业拥有共计超过60年的经验。我是这个项目的第一个投资人,投完一年之内,美国国防部给了1800万美金研究经费,并且是不占股资本。除了修复帕金森和脑损伤,它还可以帮助残疾人聋哑人和外界交流。

文章转载自公众号:寻找中国创客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疯狂BP免费在线商业计划书制作工具,提供各行业海量风格模板,创业计划书范文教程,此外还有专门团队提供商业计划书定制优化融资对接等服务。

大数据
创新成本
数据垄断

相关内容推荐

六禾创投总裁王烨:大数据和未来

六禾创投总裁王烨:大数据和未来

上周“2016年大数据行业应用高峰论坛”在卓美亚喜马拉雅酒店举行,在本次高峰论坛上,六禾创投总裁王烨分享了关于大数据和我们的未来的一些看法,本篇文章转自--鸵鸟电台。

创投 大数据 1479773640

疯狂BP客户端

下载疯狂BP客户端,更快寻找到您的投资人

热门文章

热门标签

商业计划书能够成功融资的秘诀
500+份区块链白皮书,随你下!
2017年海峡两岸新媒体创业大赛
润加速产业加速营